<menuitem id="whxxm"></menuitem>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2. <output id="whxxm"></output>

  3. <dl id="whxxm"><font id="whxxm"></font></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4.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dl id="whxxm"></dl>
        <dl id="whxxm"></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2.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ins></dl>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sub id="whxxm"><address id="whxxm"><p id="whxxm"></p></address></sub>

                    1.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2. 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

                      來源:SOHU  [  作者:新京報書評周刊   ]  責編:王強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

                      今天是南京大屠殺81周年紀念日,同時也是第四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81年前那場驚天的暴行,奪取了數十萬人的生命,也給我們留下了難以愈合的文化創傷,每年的今天我們都會告誡自己、告誡國人:“不要忘卻”。

                      不過對于今天來說,最難解的問題也許不是要不要記住,而是如何記住。很多人對于“南京大屠殺”的記憶,也許只停留于歷史書上只言片語的介紹,和對日本強烈的仇恨。2016年上海慰安所舊址拆遷引發爭議,相當一部分人將“慰安所”“慰安婦”等同于“國家恥辱”。這不僅是“歷史”和“教育”的問題,也是一個“記憶”的問題,事實證明,我們對于南京大屠殺的集體記憶,有延續、也有斷裂。

                      二十世紀深重的災難,讓“記憶”成為人們研究的對象。在2017年12月出版的《記憶的紋理:媒介、創傷與南京大屠殺》中,傳播學學者李紅濤與黃順銘揭示國家權力、地方記憶社群、大眾傳媒如何合力塑造出南京大屠殺在當代中國的集體記憶。社會共同體并沒有一個共同的大腦,集體記憶只是一種隱喻,而這種隱喻擁有相當沉重的分量。

                      今天書評君節選了書中部分內容推薦給大家,希望能夠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引發大家更多的思考。我們對于南京大屠殺復雜而多面的記憶到底是如何形成的,追溯記憶形成的過程,也許能更好地幫我們理解歷史、理解我們本身。

                      人類到底應該記住什么?要言之,人類應該記住根本之惡(radical evil)和反人類罪行,包括奴役、驅逐平民和大規模滅絕……所謂根本之惡,就是那些足以動搖道德根基的行徑。

                      ——阿維夏伊?瑪格利特,《記憶的倫理》

                      為了永不忘卻的紀念

                      文 | 李紅濤 黃順銘

                      2016 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慘案七十九周年紀念日,也是第三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即“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也稱“江東門紀念館”)在國家公祭日到來之際,舉行了“死難者遺屬家庭祭告活動”。國家公祭日當天,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舉辦莊重的公祭儀式,鳴響防空警報,放飛和平鴿,舉行世界和平法會以及燭光祭。

                      然而,這種莊重的紀念氛圍中也出現一些刺耳的“不和諧音”。譬如,2016年12 月17 日,中央電視臺《新聞調查》欄目播出的《一座慰安所的去與留》報道了上海“海乃家”慰安所舊址的拆遷爭議。面對鏡頭,包括當地文物遺址史料館館長、社區居民和高中生在內的一些受訪者將“慰安所”等同于“妓院”,將“慰安婦”等同于“妓女”,認為她們是“國家的恥辱”,而“慰安所”放在學校里無法產生積極的教育作用。

                      “不是很光彩的,還是不要特別了解比較好。”——央視新聞調查《一座慰安所的去與留》采訪畫面

                      此番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備受批評。不少網友認為,這些人對二戰性奴役和性暴力的無知與曲解顯示出歷史教育的失敗。實際上,這不僅是“歷史”或“教育”的問題,也是一個“記憶”的問題。這個例子表明:集體記憶不僅有延續,也有斷裂;不僅有傳承,也有扭曲。

                      無論是制度化和常規性的紀念活動,還是這些扭曲歷史的言論,都在某種程度上折射出南京大屠殺這一創傷事件在當代的記憶景象,也映照出這一起八十年前的歷史事件進入當代公共生活的可能方式。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南京大屠殺是受害者壓抑的個體記憶,是地方記憶;而如今,它已上升為國家記憶,乃至世界記憶。

                      記憶的重量

                      南京大屠殺的當代記憶側面

                      2016 年11 月10 日前后,網民曝光美國某連鎖百貨商店出售的一款連帽衫背后印有南京大屠殺圖案,圖片上日軍士兵揮刀砍殺跪地的中國平民,這一事件在海外華裔中間和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了強烈抗議和譴責。

                      引發爭議的連帽衫

                      但很快有人注意到,在這張取自電影《南京! 南京!》的劇照上方印有紅字“Why indifference?”( 為何漠不關心?),圖中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眼睛都被紅色色塊遮掩,而圖案右下角的西方女性則坐在長椅上背對殺戮場景。商場方和設計師亦指出,帽衫的設計意圖并非辱華,而是“反戰”和“反冷漠”。

                      圖案上方有“Why indifference”(為何漠不關心)字樣

                      但批評者仍然認為,南京大屠殺作為嚴肅的歷史事件不應該被如此呈現。例如,一位華裔在社交媒體上批評道——

                      “貴公司敢把屠殺印第安人的圖片印在T 恤上然后寫上‘不要殺戮’來彌補嗎?貴公司敢印上白人奴役非裔的圖片然后寫上‘不要奴隸’來彌補嗎?”

                      很多批評者主張,無論設計意圖如何,將如此慘痛的畫面作為“時尚元素”印在代表流行文化的T 恤上,“用別人的血淚歷史來掙錢”,即顯示出對歷史事件和華人社群的不尊重。隨后,商場方和設計師道歉,產品下架。

                      拋卻事件背后的誤讀不論,這一事件凸顯出南京大屠殺再現的“邊界”或適當方式,正如一位批評者所言,

                      “如果是藝術設計作品,放在博物館、展覽館,我沒有意見,但是這樣隨意地穿著滿街走?完全不能接受!”

                      2016 年,與南京大屠殺有關的另一個熱點事件則牽涉教科書。5 月23 日,一篇題為“語文版教材替換40% 語文課文南京大屠殺等被撤”的報道迅速席卷社交媒體,引發潮水般的批評和指責。事實上,事件本身是個誤會,因為語文出版社并未將南京大屠殺的內容刪除,而是換成了另外一篇課文。面對網絡上的批評聲浪,語文出版社當晚便在其官方網站發布如下聲明:

                      語文出版社語文教材

                      沒有撤掉南京大屠殺題材的課文

                      網上所傳我社九年義務教育修訂教材將南京大屠殺題材撤下之事,與事實嚴重不符,混淆視聽,特此嚴正聲明。

                      我社自2013年起,對2001 年審定通過的九年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進行了修訂。在修訂過程中,我們將溫書林的《南京大屠殺》一文換成張純如所寫的《南京大屠殺》一書節選,課文題目為《死里逃生》。更換的原因主要是張純如所寫《南京大屠殺》片段《死里逃生》,不僅寫了南京大屠殺的慘無人道,而且刻畫了一個普通中國婦女李秀英在日本鬼子慘無人道的暴行面前智勇雙全、勇敢反抗的事跡,感人至深,反映了偉大的中國人民抗擊外來侵略的堅強決心和英勇無畏的精神。因此,我社教材中不存在將南京大屠殺題材撤掉的問題。

                      特此聲明。

                      語文出版社

                      2016 年5 月23 日

                      這段聲明值得全文引述,不僅因為它澄清了基本事實,更是因為聲明在解釋撤換理由時所調用的主導敘事。聲明強調之所以換掉課文,是因為新課文不僅寫了“南京大屠殺的慘無人道”,還刻畫了“勇敢反抗的事跡”。

                      然而,風波并未就此平息。在該社社長王旭明轉發聲明的微博下,有網友對新課文的標題“死里逃生”表示不滿。該微博最熱門的三條評論分別是:

                      “語文出版社變‘圣母廟’。以后鴉片戰爭改成《罌粟花開》,火燒圓明園叫《火火的宮殿》,‘七七’事變叫《盧溝橋畔的故事》。好美好和諧啊!”(獲1 227 個贊)

                      “請明確南京大屠殺!!”(獲688 個贊)

                      “南京大屠殺不可改名!”(獲681 個贊)

                      這些評論或許很難稱得上理性思考,因為標題改動并不意味著南京大屠殺的改名,但其間流露出的強烈民族情緒卻折射出南京大屠殺在中國人心目中的意義。

                      5 月31 日,語文出版社決定保留《南京大屠殺》,而將《死里逃生》作為附文供學生比較閱讀,因為兩篇課文“一個著眼于面(指《南京大屠殺》),一個立足于點,從而讓學生更加全面而深刻地認識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激發學生的愛國主義情懷,培養他們的愛國主義精神”。

                      圍繞文化衫和語文教科書的爭議展現出南京大屠殺在當代的記憶狀況的某些側面。它們意味著爭議不僅會發生在“自我”和“他者”(“他者”:文化衫事件中的美國商家或更多情況下的日本政府或右翼勢力)之間,也會發生在自我內部;意味著南京大屠殺已經變成神圣的民族/ 國家記憶的一部分,其神圣性表現在不可以被商業化,不可以更換成其他表述,等等。

                      歷史事件往往遵循著自然的記憶曲線,承載記憶的一代人逝去,活生生的記憶變成歷史,刻入紀念碑,繼而在公眾視野中淡去。但南京大屠殺的記憶軌跡有所不同,它曾在戰時和戰后受到國內和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雖然也曾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淡出公眾視野,但卻又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后復興,深刻影響著當代中國人的家國意識與國際觀念。與個體記憶不同,社會共同體沒有一個共同的大腦,集體記憶只是一個隱喻,但這個隱喻卻具有巨大的“重量”。

                      記憶的曲線

                      從“歷史事件”到“情感記憶”

                      文化衫事件和教科書爭議在在說明,南京大屠殺并不是塵封在“死的歷史”中的往事,而是“活的歷史”中的當代事實。正如孫歌在二十一世紀初評論東史郎訴訟案時所說——

                      對于幾代中國人來說,南京大屠殺不僅僅意味著發生在一九三七年十二月的那個慘絕人寰的具體歷史事件。它已經構成中國人感情記憶中一個最突出的象征符號,象征著二戰中日本軍隊在中國國土上犯下的罪行,象征著中國人對至今不肯真正認罪的日本政府以及日本右翼的憤怒,也象征著戰后五十余年中國人與日本人在感情創傷方面無法修復的鴻溝。

                      孫歌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日本東京都立大學法學部政治學博士,多年來從事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主要著作有:《主體彌散的空間》《竹內好的悖論》《文學的位置》《我們為什么要談東亞》《亞洲意味著什么》《求錯集》。

                      從事件到記憶、符號和創傷的轉變,絕非能在一朝一夕中完成,也并非線性前進或累積的過程,而是充滿曲折和往復。它既關涉中日乃至其他國家(韓國、美國)之間“相互纏繞的歷史”,也與中國社會在戰時和戰后對抗戰進行言說的情境緊密相關。在進一步討論之前,我們需要透過孫歌提到的“事件”“感情記憶”“符號”“創傷”等關鍵詞,大致把握南京大屠殺在當代的記憶狀況。

                      首先,那個“歷史事件”是什么?在很多場合,這場浩劫經常會以如下的方式被表述:

                      侵華日軍公然違反國際條約和人類基本道德準則,于1937 年12 月至1938 年1 月的六周內,在南京縱兵屠殺無辜,手段野蠻殘忍,且奸淫、掠奪、焚燒和破壞并舉……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達30 萬人以上。

                      1937 年12 月13 日,在中國犯下了無數滔天罪行的侵華日軍,開始在南京制造一場震驚世界的大屠殺,30 多萬同胞在長達六周的時間里慘遭殺戮。無論死亡人數,還是行兇手段,南京大屠殺都堪稱滅絕人性的反人類暴行,與奧斯維辛集中營納粹大屠殺一樣,成為法西斯帶給人類巨大災難的見證。

                      這兩段文字中都包含著基本的事實描述,包括暴行何時開始(12 月13 日)、持續多久(六周)、死難者數字(30多萬)等。事實之外也有“評價”或“界定”,例如第二段將南京大屠殺與奧斯維辛納粹大屠殺進行類比。但即便回到歷史事實,它們也具有顯著的“當代性”或“現在時態”成分。

                      以遇難者30多萬為例,以戰后的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判決書作為基礎,是一個存在于過去(1947 年宣判)的歷史事實,但其當代性表現在,其一,日本政府或右翼不時質疑這一數字“夸大”事實,而中國則不斷強調30多萬遇難者不容置疑。政治場域之外,爭議也存在于中外歷史研究者之間,乃至于民間,例如英文維基百科這樣的平臺上;其二,三十萬的意義不僅是暴行嚴重程度的指標,還負載著強烈的感情和根深蒂固的潛意識。對于中國人而言,“憑借著三十萬被害者這一數字,中國人在日本人中確認著朋友與敵人。(孫歌)”而對于某些日本人來說,“這個數值正是把南京大屠殺‘虛幻’化,進而把對中國的侵略架空化之絕好的事實材料……從而以‘歷史’之名合法地抹煞感情記憶,將整個事件非歷史化。(日本漢學家溝口熊三)”

                      其次,南京大屠殺不是孤立的存在,它常常與其他日軍暴行并置,被視為一系列戰爭罪行中最突出的例證。這一點明顯地表現在國家公祭日的設定及其表述上。2014 年2 月27 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表決通過,將12 月13 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決議規定,“每年12 月13 日國家舉行公祭活動,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慘遭日本侵略者殺戮的死難者”。從決議中可見,國家公祭日以南京大屠殺為核心(日期和命名),同時延展到其他死難者。

                      2014年上線的國家公祭網具體列出了七類死難者作為悼念對象,包括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化學戰死難者、細菌戰死難者、勞工死難者、慰安婦死難者、三光作戰死難者、無差別轟炸死難者。其中除了南京大屠殺為具體的暴行事件外,其他均為一般意義上的類型性的日軍暴行。正如媒體在解釋為何公祭對象如此寬泛時所說,“南京大屠殺事件是侵華日軍滔天罪行中最典型的一例,但南京大屠殺不是全部”。這說明,一方面,南京大屠殺變成抗日戰爭乃至近代以來日軍暴行的代名詞;另一方面,南京大屠殺與抗戰敘事和近代史敘事緊密關聯,成為近代中國“受難- 復興”敘事的有機組成部分。

                      記憶的纏繞

                      記憶與地緣政治、國際關系相互糾纏

                      南京大屠殺作為當代中國人的感情記憶,并不完全是主動紀念的產物,在很大程度上是對外部環境——特別是日本政府及右翼勢力的所作所為——的回應,而在特定政治外交議題中,南京大屠殺記憶也被調用以激起民族情緒或愛國主義情感。套用孫歌的表述,南京大屠殺記憶或紀念的強度,折射出中國人對日本右翼憤怒的程度和中日“感情創傷方面無法修復的鴻溝”之深度。

                      南京大屠殺史研究者朱成山認為,南京大屠殺發生以來,中國曾對這段歷史進行過三次固化——

                      第一次:1946—1948 年間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東京審判)和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南京審判)對日本戰犯的審判;

                      第二次:1982 年之后的“建館立碑編史”;

                      第三次:2014 年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的設立;

                      這些節點上南京大屠殺的記憶/紀念圖景,不僅與國內政治文化情境緊密關聯,也與地緣政治和國際關系“相互糾纏”。

                      1949年之后的三十年,在第一次固化和第二次固化之間,南京大屠殺在公眾視野中基本上處于湮沒無聞的狀態。其間的例外是1951 年和1960 年,彼時中國官方、媒體和民間以南京大屠殺為工具批判“美帝”,相關的控訴活動和媒體報道喚起了南京人民乃至全國民眾對南京大屠殺的記憶。但這種記憶是高度政治化的,它揭示出中、日、美相互纏繞的歷史/現實如何影響乃至“扭曲”集體記憶的樣貌。

                      1951 年初,在“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背景之下,中國政府以美日簽訂《舊金山和約》為切入口,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反對美國重新武裝日本的抗議活動。《新華日報》開辟專欄“舊恨新仇”發表幸存者的血淚控訴,《人民日報》也刊登十余篇文章。當時的宣傳思路是“從控訴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暴行開始,聯系控訴美帝及反革命分子的罪惡,引導民眾逐步認識到‘美、蔣、日、特務是一家’”。

                      《舊金山和約》又稱《對日和平條約》,是同盟國與日本簽訂的和平條約。該條約中日本承認朝鮮獨立,放棄臺灣、澎湖、南沙群島等島嶼的權利。該條約簽訂后不久,時任外交部長的周恩來在1951年9月18日發表《關于美國及其仆從國家簽訂舊金山對日和約的聲明》:舊金山和約由于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準備、擬制和簽訂,中央人民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而1982年拉開帷幕的“建館立碑編史”活動,其直接誘因是當年的日本“歷史教科書事件”。在事件的影響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于1985 年8 月15 日正式落成開放。受到日本廣島和平集會的啟發,1994 年12 月13 日,紀念館首次舉辦“南京各界人士悼念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儀式”,鳴放防空警報、武警戰士敬獻花圈、放飛和平鴿。此后,按照“大小年”的模式,持續舉辦紀念活動。

                      二十年后國家公祭日的設立,其實是這一地方紀念活動的延伸和國家化。在提升公祭規格的前提下,國家公祭活動也繼承了鳴放防空警報、放飛和平鴿、舉辦燭光祭等儀式要素。而在對設立國家公祭日意義的闡發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中日“相互纏繞”的歷史記憶之影響。例如,一篇媒體評論指出,“值此日本右翼勢力不斷抬頭、安倍政權的仇華傾向日益顯著之際,由全國人大以立法形式設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正當其時。”

                      1982年的日本“歷史教科書事件”還直接推動了南京大屠殺歷史研究的開展。1984年2 月至4 月,官方首次對幸存者和目擊者開展有組織的、大規模的調查,發現幸存者和目擊者1 756 人。與此同時,學界也展開系統的研究,成立專門研究機構,出版大量學術著作和史料集,其中張憲文主編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已陸續出版72 卷,收錄加害方、受害方和第三方約3000萬字資料。

                      《南京大屠殺史料集》

                      《南京大屠殺史料集》是一套匯集有關南京大屠殺事件的原始資料的多卷本叢書。該叢書由南京大學張憲文教授領銜主編,江蘇人民出版社和鳳凰出版社負責出版。從2005年開始,《南京大屠殺史料集》已陸續出版了55冊,總字數在2800萬字以上。

                      與學院派的歷史研究相比,公眾史學、大眾出版物和流行文化(影視劇和紀錄片)對集體記憶的影響或許更為直接或深遠。這方面的范例是張純如于1997 年出版的英文圖書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南京大屠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遺忘的大浩劫》),該書出版后即成為暢銷書,并被翻譯為中文、日文在內的多種語言,在二戰結束半個世紀后,讓南京大屠殺歷史重新進入國際(西方)社會的視野。

                      《南京大屠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遺忘的大浩劫》

                      作者:張純如

                      譯者:譚春霞 / 焦國林

                      中信出版社2013年1月

                      張純如(Iris Chang),1989年畢業于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獲新聞學學士學位。畢業后在芝加哥度過了短暫的記者生涯,之后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寫作碩士學位。作為美國著名的年輕歷史學家之一,張純如曾獲得眾多榮譽,包括麥克阿瑟基金會和平與國際合作項目獎、華裔美國人組織年度女性獎等。2004年11月9日,張純如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自己的轎車內開槍自殺。

                      20 世紀90 年代中后期,一批新近發掘或整理的證人證言和目擊者記錄出版,包括朱成山主編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集》(南京大學出版社,1994)、《拉貝日記》(江蘇人民出版社,1997)、章開沅主編的《天理難容:美國傳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殺(1937—1938)》(南京大學出版社,1999)、《魏特琳日記》(江蘇人民出版社,2000)和日本侵華老兵東史郎的《東史郎日記》(江蘇教育出版社,1999)等。這些出版物在閱讀公眾中產生了熱烈的反響,甚至成為當年的文化熱點。

                      這些日記或證言普遍被知識界或新聞媒體視作南京大屠殺“鐵證”,而對“證據”的強調也暗含或明示出對日本右翼的反擊。例如,《拉貝日記》被《人民日報》稱為“日軍暴行又一鐵證”,《程瑞芳日記》(南京出版社,2016)封底以中、日、英三種語言指出該書是“揭露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的又一重要鐵證 ”,而《東史郎日記》的出版前言則強調,之所以出版日記全本,是出于“向世人全面、系統地展示南京大屠殺史料的需要……是進一步揭露侵華日軍暴行,回擊日本國內右翼勢力否定侵略戰爭歷史事實的需要”。不過,將這些混雜的“歷史書寫”在當代的情境下一律視為“鐵證”乃至反擊右翼的武器,或許會模糊它們之間的差別乃至曲解其意義。孫歌即曾對比《拉貝日記》和《東史郎日記》,指出前者“構成了南京大屠殺的有力證詞”,而后者的意義“絕對不是因為它提供了輕描淡寫的戰爭犯罪記錄,而是因為它提供了日本社會結構在戰爭狀態下的具體形態”。

                      2015 年10 月,南京大屠殺檔案入選聯合國“世界記憶”遺產名錄,申請期間日本政府的交涉和申請成功之后的反對,再次顯示出,日本侵華戰爭雖已在七十年前結束,但至今硝煙未散,而南京大屠殺的當代記憶就處在中日“相互纏繞”的歷史/現實旋渦當中。

                      文化創傷與集體認同

                      檢視集體記憶背后的文化力量

                      南京大屠殺的基本事實從一開始就廣為人知,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身份也不存在實質性的爭議。然而,至少在1937—1979 年這段時期,南京大屠殺卻根本沒有被當作一個重要的文化創傷。在徐曉宏和琳恩?斯皮爾曼看來,除了現實政治經濟、社會心理以及意識形態等因素之外,有必要去檢視集體記憶背后的文化力量和機制。

                      南京大屠殺之所以從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之中消失,與當時盛行的進步主義敘事和強調“人民之間的友誼”的普遍化觀念不無關系。只有在進步主義敘事式微之后,我們才能全面地體認他者之痛,而南京大屠殺也才能在集體記憶中得以重新浮現。

                      實際上,南京大屠殺恰恰契合了由杰弗里·亞歷山大、羅恩·艾爾曼及其同事發展出的文化創傷理論的基本觀點。事件本身并不會導致集體創傷,創傷是社會中介過程的產物:“當集體成員認為他們遭遇了一個在他們的集體意識中留下不可磨滅印記的、駭人聽聞的事件,并且這一事件從根本上無可挽回地改變他們未來的身份性質時,文化創傷就發生了”。

                      艾爾曼認為,有別于個體的心理或身體創傷,文化創傷意味著“身份認同與意義的劇烈沖擊,(就好像)社會結構上的一滴眼淚,對已經形成凝聚力的群體產生影響”。

                      尼爾?斯梅爾塞對心理創傷和文化創傷加以區分,他將文化創傷界定為“侵入式的、壓倒性的事件,該事件被認為危害或擊垮了特定文化或整體性的文化的某些核心要素”。這里的“被認為”是非常關鍵的限定詞,因為特定事件或處境并不會自動或必然轉變為文化創傷。它必須被記住,其記憶必須被呈現為對群體文化或身份認同的威脅,此外,事件記憶必須帶有強烈的負面情感,例如憎惡、羞恥或愧疚。

                      換言之,只有當事件“被認為”對特定集體原有的意義模式或者默認的道德觀念造成了強烈的沖擊,它才有可能被轉換為創傷。在很大程度上,“文化創傷并非生來如此,而是歷史性地造就的”。文化創傷喚起震驚和恐懼等感受,但這些感受并非來自事件本身,而是來自人們賦予它的“意義”。

                      文化創傷不是一種事物,而是一個文化過程,它既需要時間,也需要“中介化”和“再現”或“表征”。一旦文化創傷和歷史記憶確立起來,其創傷地位就需要不斷地維持并再生產。文化創傷由此進入不可避免的常規化過程,創傷中的“歷史教訓”隨之沉淀在紀念碑、博物館和歷史紀念物的收藏之中。經由各種表征所中介的文化創傷過程,最終導向集體身份認同的革新和集體記憶的再造。

                      從媒體報道帶社交媒體討論,從線下紀念到線上公祭,在記憶生成與維系的過程中,媒介扮演著重要角色。在阿斯特麗德?埃爾看來,記憶帶有天然的媒介性,“文化記憶不可能脫離媒介而存在。若無媒介在個體和集體這兩個層面所扮演的角色,文化記憶根本無從想象”。

                      ///

                      “可以寬恕,但不可以忘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這句標語如今仍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心中回響。80年前的那場大災難留下了延續至今的文化創傷,對于“南京大屠殺”、對于抗日戰爭、對于過去發生的種種刻入骨血的天災人禍,我們除了做到“不忘卻”之外,或許也要認識到該如何“不忘卻”。審視歷史,審視集體記憶,進而審視不斷變遷中的社會文化,記憶不僅是我們觸摸歷史的中介,它也成就了今天的我們。

                      可以寬恕,但不可以忘卻

                      Forgivable,but unforgettable

                      許すことはできても、忘れてはいけない

                      ——約翰?拉貝 語

                      以中、英、日三種語言

                      刻于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

                      《記憶的紋理:媒介、創傷與南京大屠殺》

                      作者:李紅濤 / 黃順銘

                      版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7年12月

                      本文主體部分節選自該書緒言。在后面的章節中,本書具體論述了在各類媒介場景和媒介生產過程與表意實踐中,南京大屠殺如何被中介化、被表征并被建構為文化創傷,創傷記憶又如何被再生產出來。

                      本文內容整理自《記憶的紋理:媒介、創傷與南京大屠殺》緒言,經出版社授權后使用。作者:李紅濤 / 黃順銘,編輯:萬齋,內容有刪改,圖片、最后一段為編者所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www.sobl.icu true http://www.sobl.icu/seduzx/119350/281463938.html report 18099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需求,原標題:我們真的記住“南京大屠殺”了嗎?今天是南京大屠殺81周年紀念日,同時也是第四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81年前那場驚天的暴行,奪取了數十萬人的生命,也給我們留下了難以愈合的文化創傷,每年的今天我們都會告誡自己、告誡國人:“不要忘卻”。不過對于今天來說...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教育資格教育大全EDU資格考試考試高考考試EDU教育考試教育|教育|天文|地球科學|物理|農業|生物|社會學|培訓|數學|科學技術|環境學|心理學|職業教育|升學入學|化學|外語學習|醫學|語文|紡織|建筑學|出國留學教育科學藝術文學地球科學化學環境科學建筑學科技留學農業培訓社會學生物升學數學天文學外語物理心理學醫學語文職業教育美術書法外國文學戲劇中國文學教育/科學高考菁菁校園人文學科理工學科外語學習輔助考研/考證公務員留學/出國 考試 作業作業2作業3幼兒教育幼兒讀物少兒英語唐詩宋詞育兒理論經驗育兒知識家庭教育小升初學科競賽其它課程小學教育初中教育中考科學學科競賽其它課程高中教育學科競賽其它課程職業教育中職中專職高對口職業技術培訓其他成人教育成人考試電大自考專升本遠程、網絡教育高等教育理學工學經濟學管理學文學哲學歷史學法學教育學農業醫學軍事藝術研究生入學考試院校資料其它人文社科法律資料軍事/政治廣告/傳媒設計/藝術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文化/宗教哲學/歷史文學研究經管營銷人力資源管理財務管理生產/經營管理企業管理公共/行政管理銷售/營銷金融/投資經濟/市場工程科技信息與通信電子/電路建筑/土木城鄉/園林規劃環境/食品科學電力/水利交通運輸能源/化工機械/儀表冶金/礦山/地質紡織/輕工業材料科學兵器/核科學IT/計算機互聯網電腦基礎知識軟件及應用硬件及網絡自然科學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學天文/地理醫藥衛生臨床醫學基礎醫學預防醫學中醫中藥藥學農林牧漁農學林學畜牧獸醫水產漁業求職/職場簡歷封面/模板求職/面試職業規劃自我管理與提升計劃/解決方案學習計劃工作計劃解決方案商業計劃營銷/活動策劃總結/匯報學習總結實習總結工作總結/匯報黨團工作入黨/轉正申請思想匯報/心得體會黨團建設工作范文制度/規范演講/主持行政公文表格/模板合同協議書信模板表格類模板飲食游戲體育/運動音樂旅游購物娛樂時尚美容化妝影視/動漫保健養生隨筆幽默滑稽語文一年級語文二年級語文三年級語文四年級語文五年級語文六年級語文數學一年級數學二年級數學三年級數學四年級數學五年級數學六年級數學英語一年級英語二年級英語三年級英語四年級英語五年級英語六年級英語一年級其它課程二年級其它課程三年級其它課程四年級其它課程五年級其它課程六年級其它課程小學作文語文初一語文初二語文初三語文數學初一數學初二數學初三數學英語初一英語初二英語初三英語政史地初一政史地初二政史地初三政史地理化生初一理化生初二理化生初三理化生初中作文語文高一語文高二語文高三語文數學高一數學高二數學高三數學英語高一英語高二英語高三英語政史地高一政史地高二政史地高三政史地理化生高一理化生高二理化生高三理化生高中作文高考外語學習英語考試英語學習日語學習法語學習韓語學習其它語言學習資格考試/認證IT認證公務員考試司法考試財會/金融考試從業資格考試交規考試其它考試教學研究教學案例/設計教學計劃教學反思/匯報PPT模板商務科技簡潔抽象藝術創意可愛清新節日慶典卡通動漫自然景觀動物植物中國風國外設計風格動態背景圖表模板其它模板PPT制作技巧圖片/文字技巧動畫/交互技巧音頻/視頻技巧其它技巧筆試社交禮儀其它其它其它其它調查/報告法律文書調解書判決書起訴狀辯護詞家居家電社會民生 文庫教育文檔幼兒教育小學教育初中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教學研究外語學習資格考試/認證成人教育職業教育IT/計算機經管營銷醫藥衛生自然科學農林牧漁人文社科工程科技PPT模板PPT制作技巧求職/職場計劃/解決方案總結/匯報黨團工作工作范文表格/模板法律文書飲食游戲體育/運動音樂旅游購物娛樂時尚美容化妝家具家電社會民生影視/動漫保健養生隨筆攝影攝像幽默滑稽 小學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話題作文考試作文單元作文作文素材兒童教育 教學設計文庫22 34 56 78 910 1112 1314 15文庫2文庫作文總結建筑資料庫考研14綜合范文 教學方法綜合教案英語學習學習中心教育資訊1教育資訊1 考試 課題研究課件下載考試試卷留學類日記語文教學資源托福知道 教育論文教育生活學習方法模擬考教育教育資訊1英語作文 日常工作資源公務員考試簡筆畫考試作文問答 資訊綜合學習學習考試學習方法學習問答外語學習資格考試職場學習交流高考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畢業季廈門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作文南京大學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翻譯韓語英語英文名日語英語翻譯教師資格證智聯招聘前程無憂語文日記數學讀后感讀書筆記
                      三肖中特期期难黄大仙
                      <menuitem id="whxxm"></menuitem>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2. <output id="whxxm"></output>

                      3. <dl id="whxxm"><font id="whxxm"></font></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4.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dl id="whxxm"></dl>
                            <dl id="whxxm"></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2.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ins></dl>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sub id="whxxm"><address id="whxxm"><p id="whxxm"></p></address></sub>

                                        1.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2. <menuitem id="whxxm"></menuitem>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2. <output id="whxxm"></output>

                                          3. <dl id="whxxm"><font id="whxxm"></font></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4.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font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font></dl>
                                                <dl id="whxxm"></dl>
                                                <dl id="whxxm"></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1.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2.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thead id="whxxm"></thead></ins></dl>
                                                          <output id="whxxm"><font id="whxxm"></font></output>
                                                          <output id="whxxm"></output>
                                                        1. <dl id="whxxm"></dl>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
                                                          <sub id="whxxm"><address id="whxxm"><p id="whxxm"></p></address></sub>

                                                            1. <dl id="whxxm"><ins id="whxxm"></ins></dl>